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国人依旧忙碌 超时工作已影响休闲质量
2012-10-23 22:20:29 来源:未来教育网 作者:未来教育网 【 】 浏览:624次 评论:0

  2011~2012年度国人依旧忙碌,人们的休闲时间连续三年下滑。调查显示:69.4%的受访者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超时工作问题,每周花在休闲上的时间为10小时以下的占了受访者总数的41.1%。

  如今,在中国,一座城市即便没有惊人的GDP,却同样有可能在幸福排行榜上遥遥领先,原因就在于人们已逐渐把生活品质作为衡量幸福感的重要指标。生活品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活方式,而休闲又是考量国人生活方式新转变的重要标志。

  中国人的生活方式“休闲”吗?

  2012年8月底至9月初,《小康》杂志社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,在全国范围内开展“中国休闲小康指数”调查。本次调查采用了基于实名制的NetTouch网络调研方法,对东、中、西部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上、收入在1500元及以上的公众进行调查,为保证样本的代表性,此次调查样本框的确定兼顾性别、年龄段、受教育程度、职业等分布。经过对调查结果及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进行加权处理,得出2011~2012年度中国休闲小康指数为71.3分,比上年提高1.9个百分点。

  中国休闲小康指数的评价主要是从休闲观念、休闲支出、休闲方式和休闲时间等4个方面进行的,它们在本年度的指数分别为70.7、74.9、71.2、68.3,其中前三项比上年分别提高3.1、2.2、2.5个百分点,而休闲时间指数却比上年下降0.1个百分点。

  六成受访者为“放松身心”而休闲

  中产阶层多为“暂别现实压力”而休闲

  为何要参加休闲活动?六成(62.8%)受访者表示从事休闲活动主要是为了“放松身心”,33.8%的受访者为了“满足爱好”,30.6%的受访者为了“锻炼身体”,接下来依次是“增长见识”、“换一种生活方式”、“享乐”、“暂别现实压力”、“结交朋友”、“加强沟通、牢固感情”、“扩展生活经验”等等。

  与前年的调查结果相比,现在受访者更多地以“满足爱好”、“锻炼身体”、“结交朋友”为目的而参加休闲活动,“放松身心”则一直被受访者看作是从事休闲活动的最主要目的。在去年对中国中产阶层休闲满意度的调查中,排在“休闲活动的十大目的”前两位的仍是“放松身心”和“满足爱好”,但工作压力往往比较大的中产阶层更多地把“减压”的希望寄托在了休闲生活上,因此,在中产阶层眼中,“暂别现实压力”排在了“休闲活动的十大目的”的第三位。

  在美国南阿拉巴马大学健康体育与休闲系助理教授董二为看来,六成受访者认为休闲的主要目的在于放松身心,这和“休闲”在汉语中的本义是相符的,但是其它选项得票率均低于35%,只有“满足爱好”和“锻炼身体”略高于其它选项,说明有些民众还是把体育锻炼作为了休闲的目的,甚至错误地认为体育锻炼就是休闲。“认为休闲的目的是‘激发潜能、创造力’、‘满足成就感、价值感’的受访者比例分别为15.3%和13.2%,而这两项正是加拿大著名休闲研究学者Stebbins从1982年开始倡导的深度休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深度休闲与健康以及休闲生活方式有着密切的联系。”董二为介绍说。

  国家发改委投资所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马志福也认为,身心健康是生活幸福的前提,是人们幸福感的核心内容,是人民群众最关心、最直接、最现实的利益。因此大力发展休闲体育和全民健身运动,是让人们具有幸福感的重要任务之一。

  近七成受访者超时工作

  提到“休闲”这个词汇的时候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便是“时间”

  近日,由交通运输部起草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船船员职业保障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在国务院法制办网站上公开征求意见,“规定”中对海员的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做出了具体规定,若安排海员超时工作,船东将受罚。

  其实,不仅仅是船员们,在各行各业,超时工作都已成为普遍现象。

  《小康》调查发现,69.4%的受访者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超时工作问题,其中42.4%的受访者每周工作40~50个小时,18.5%的受访者每周工作51~60个小时,5.5%的受访者每周工作61~70个小时,1.8%的受访者每周工作71~80个小时,1.3%的受访者每周工作80个小时以上。而只有30.6%的受访者能够“享受”到“八小时工作制”,即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个小时。

  “加班加点”的职场潜规则不仅在中国流行,在全球也普遍存在。

  全球知名的灵智广告公司对2012年的十二大趋势中,有一项就是说生于Y世代(美国的一个世代名称)或千禧世代(即出生于1982年到1993年之间)的人们,正在打破传统的工作制。传统的“八小时工作制”可能很快成为例外而非规则。

  工作时长的增加,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人们的休闲时间,虽然提到“休闲”这个词汇的时候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便是“时间”,即“闲暇时间”或“自由时间”,当劳动、生活事务、睡眠和其他基本需求满足之后个人可以自由利用的时间,接下来才会想到“活动”、“生活方式”、“心态”和“消费”,但在宝贵的时间和繁忙的工作面前,即便是渴望休闲的人,也会感到无奈。

  “我每周花在休闲上的时间绝对在10小时以下,虽然入职的时候老板说的是‘朝九晚五’、‘八小时工作制’,但是当工作多得干不完的时候,便只能加班加点了。虽然没人这么要求我,但是事情摆在自己面前,总要花时间去干吧!”在天津市一家私企做办公室文员的刘梅无奈地说,“每天下班回到家时,就累得什么都不想干了,只有在不用加班的周末,才能睡个懒觉,参加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休闲活动。”

  像刘梅一样,每周花在休闲上的时间为10小时以下的占了受访者总数的41.1%,另外还有34.9%的受访者每周休闲时间在10~19个小时,12.6%的受访者每周有20~29个小时的休闲时间,而每周休闲时间能够达到30个小时以上的8.1%的受访者已经算是“极少数”的“幸福人士”了。值得关注的是,还有3.3%的受访者表示“完全没时间休闲”。

  休闲时间连续三年下降

  46.8%的受访者认为,与去年相比,自己的休闲时间“更少了”

  中国休闲小康指数主要从休闲观念、休闲支出、休闲方式和休闲时间等4个方面进行考量,自2006年以来,前三项指标都呈现出逐渐上升态势,只有休闲时间指数的最高值出现在2007年,从2010年至今,则连续三年出现下跌趋势。今年的休闲时间指数为68.3,甚至比2006年还要低。

  46.8%的受访者认为,与去年相比,自己的休闲时间“更少了”;37.7%的受访者认为“没有变化”;比去年休闲时间“更多了”的受访者比例尚未达到两成。

  与此相关联的是,近三成受访者认为自己的休闲时间“差远了”,5.1%的受访者直言自己“几乎没有休闲时间”。

 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闲暇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翔分析认为,现阶段中国公众普遍感觉休闲时间过少的主要原因有两点。

  首先,这是由经济阶段决定的,日本和韩国都经历过必须用时间来换收入的阶段,这主要是由劳动密集型的经济特点决定的,需要调整产业结构。

  其次,目前中国希望通过推进创新来转变增长方式,但是从国际上,尤其是日本、韩国的发展经验来看,通过资金投入、金钱激励进行的创新主要带来的是模仿式创新,但是原始创新必须保证创新思维的人有足够的自由。保证人们有时间自由阅读和自由思考,这样容易激发出原始型创新。我们现在的创新和产业结构调整,如果完全靠投资和金钱来刺激,而不能释放一定的闲暇时间,就很有可能会重走日本、韩国曾经走过的老路。即主要带来的是模仿式创新,而非原始型创新。

  不过,如果能将工作与休闲结合在一起,创造的价值和财富或许能够加倍增长。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在一次讲话中提到了“工作休闲化,休闲工作化”。他说,工作休闲化是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,可以视之为休闲,“实际上好多创业都是在休闲当中做出来的,而不是在紧张的劳动当中。”王琪延认为,要在工作中创造,在创造中休闲,过劳可耻,让人过劳更可耻,“过劳是对生命的不尊重,对自我生命价值的一种贬值,特别是对家里人、对社会不尊重,你侵占了他人的劳动机会。还有,你得花医疗资源,浪费医疗资源。”王琪延说。

  带薪休假效果不理想

  七成受访者感觉“工作忙、压力大,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太少”

  从休闲时间、休闲方式、休闲支出、休闲观念等方面来衡量,您对自己的休闲状况满意吗?面对这个问题,七成受访者表示“一般”、“不太满意”甚至“很不满意”。而在影响人们休闲满意度的种种因素中,排在第一位的仍与“工作”和“时间”这两个关键词有关,七成受访者把原因归结为“工作忙、压力大,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太少”;五成受访者把原因归结为“个人和家庭的收入状况所限”;三成受访者认为“带薪休假制度不完善”;接下来的原因依次是“工作性质”、“休闲信息的搜集能力不强”、“个人兴趣、性格特点”、“休闲活动的技能欠缺”、“身体健康状况”、“休闲产品的提供无法满足需要”和“家人或朋友的态度”。

  《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》已经施行五年了,但效果却不甚理想。《小康》调查显示,过半受访者表示自己只能“偶尔享受”带薪休假或是“符合享受条件但从没享受过”。

  近日,一则消息引起了社会各界劳动者们的普遍关注:7月26日至29日,江苏南通崇川区的首批46名职工被安排到南通工人疗养院疗养,到8月底,该区有400名在苦脏累岗位工作的一线职工分8批到南通市工人疗养院和南通园博园疗养。一线职工带薪疗休养在当地形成制度后,政府每年为此拨付20万元专款。

  实际上,依法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,不仅仅是对广大劳动者、尤其是一线职工应有的尊重,而且可以对休闲生活方式的形成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,进而起到“提高工作效率”和“增加生活情趣”的作用。

  在国外,即便工作太忙,人们也需要保证一定的休闲生活时间。比如美国总统,通常一年要过两次度假生活,2010年年底,在大部分美国人因为经济不景气而节衣缩食,众多城市连续遭遇强暴风雪袭击之时,奥巴马却在夏威夷享乐。

  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列宁曾说过,谁不会休息,谁就不会工作。现在,中国人的休闲观念也在逐渐改变。49.2%的受访者认为休闲对提高工作效率有“比较大”的促进作用,31.5%的受访者认为休闲对提高工作效率有“很大”的促进作用;认为休闲对提高工作效率“几乎没有作用”或者“完全没有作用,反而会耽误时间”的受访者比例还不到1%。

  而休闲对于增加生活情趣的促进作用则更为明显,选择“完全没有作用”的受访者为零;48.0%的受访者认为“比较大”;39.5%的受访者认为“很大”。

  虽然中国人的休闲观念在转变,但在董二为看来,只有17.8%的受访者把休闲看作一种生活方式,这表明,从总体上来讲,中国人还没有完全认为休闲应该融合到自己的生活当中。也就是说休闲还没有成为中国人生活方式的主体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就业;超时工作;休闲质量;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四成毕业生成“跳早族” 动辄跳槽.. 下一篇福州“最美警花”微博晒“防盗宝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

友情链接
合作伙伴: